搜索表单

读书征文

点击次数:

2012年图书馆读书征文优秀奖:《写下三两句“真性情”》

2012年06月20日

获奖评语:读《诗经》,谈心得,写下几句真性情:爱情是一件可以互相成就的事;将美丽内化,这样的生命,即便是行至尽头,也如桃花一般,“灼灼其华”; 我们能选的,就是珍惜眼前平凡的幸福,而且要做最好的自己。

写下三两句“真性情”

——《诗经》读书笔记

龙健(文学院10级)

浅读《诗经》的同时,翻看了安意如的《思无邪》和刘利所著的《情爱中的黑暗与甜蜜:诗经的秘密》,两书风格截然相反,虽皆为女作者笔下珠玑,但前者尽显古典之美,后者乃是新时代女青年对“女权”的表达。阅读三本书的过程中,对于书中提到的论著进行了简单的搜索,虽是在门前打个照面,倒是也打开了今后对《诗经》进行深纵阅读的新窗户。两三个月的时间,掩卷冥思,印象里却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首诗,念及心得,所得者更少。如今要提笔记录,脑海中难免拂过佳人妙语,为避免拾人牙慧之嫌,在记录心得之时,我暂且将读物束之高阁,不加援引。不妨学习周国平先生品读宋词元曲的方式,写下三两句“真性情”。

周南·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孔子曾评价其“乐而不淫,哀而不伤”。作为《诗经》的开篇之作,下至八岁小儿,亦可摇头晃脑背诵而出。其流行之深远,可见一斑。说实话,自己虽对文本烂熟于心,但要想含英咀华一番,却着实有些难度。

虽早已过了看偶像剧的年龄,但自信胸中有着几年偶像剧的积淀,不如从“淑女”和“君子”谈起。诗中“淑女”之“窈窕”,真的非常抽象,但也因这种抽象之美让人可以进行无尽的想象。须知并非古人对美女的描绘已然词穷,而我更愿意相信诗的作者早有打造传唱度极高的“神曲”之意。“淑女”这一形象,不是私人化的,诗人允许大众进行想象,故不施以具体描绘。一千个君子所求的,也许就是一千个淑女。反观,那么诗人笔下所述“淑女”,也许并不能赢得其他“君子”之认可。反而,“君子”是雅俗共赏的。既能“流”、“采”、“芼”荇菜,亦擅“琴瑟”和“钟鼓”。古人将“君子”放到极高的地位,而“女子”远远次之。于是我就纳闷了,为何不是“淑女”向“君子”投怀送抱。

思量之后又得一解:“淑女”和“君子”成就了双赢。是君子式的追求让“淑女”成为淑女,同时这种追求所表现出来的“君子气”也让君子成为君子。

爱情是一件可以互相成就的事。

卫风·木瓜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这首诗让我想到两个关键词“琼瑶”和“投桃报李”。

先说“琼瑶”,美玉也。不知琼瑶阿姨是否取名于该诗,但琼瑶阿姨的文风,与《卫风·木瓜》实在是大相庭径。就拿两者的情感和表达情感的方式来打个比方,“卫风”是轻投木瓜、木桃或木李,而琼瑶体恨不得把木瓜、木桃和木李一起重重砸去。

须知礼物过重,收礼者为难。情感太重,被爱的人太累。

所以恋爱中过于主动的那一方往往受累,不敢求“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能求到“投之以琼琚,报我以木瓜”就已经很不错了。

周南·桃夭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桃之夭夭”是说女子美貌,炼字能力极高。但这美丽之外,也有一个社会问题。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可以说是古代女子嫁人后的道德要求。是的,早有古言“女子无才便是德”。“美丽”是女子婚前的竞争力,但婚后的女子没有也不该把“美丽”当作竞争力。“宜其室家”是女子婚后的优秀能力,但这更多的是一种要求。

将美丽内化,这样的生命,即便是行至尽头,也如桃花一般,“灼灼其华”。让人羡慕,亦让人悲伤着羡慕。

卫风·硕人

硕人其颀,衣锦褧衣。齐侯之子,卫侯之妻。东宫之妹,邢侯之姨,谭公维私。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硕人敖敖,说于农郊。四牡有骄,朱幩镳镳,翟茀以朝。大夫夙退,无使君劳。

河水洋洋,北流活活。施罛濊濊,鳣鲔发发,葭菼揭揭。庶姜孽孽,庶士有朅。

后世人形容大美女会说她“手如柔荑,肤如凝脂”、“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一个活脱脱的大美人儿就在眼前,抿嘴浅笑,顾盼神飞,也难怪它成为被人们牢记的佳句。于是后来的中国美女被定了型:温婉含蓄,起码笑不露齿……但还有重要的一点,身体要好,有了好身体才能延续香火,兴旺人丁。

庄姜乃绝色皇后,不能生育,由是卫庄公“惑于嬖妾”,被嫔妃所迷。所以,待在后宫,实在受不了冷落的她也就找到皇帝老儿的办公室去了。她最终仍是位悲情女子,可见世间人没有绝对幸福的。近乎完美的她,却永远不快乐。她的地位身份限制她必须抱恨终生,永远体会不到民间女子那种平淡的小小的安心的幸福。如果要你选,你会选择传奇背后的寂寞,还是普通的快乐?

我们能选的,就是珍惜眼前平凡的幸福,而且要做最好的自己。

会哭的人,不一定真的难过;会笑的人,也不一定没受过伤。

秦风·晨风

鴥彼晨风,郁彼北林。未见君子,忧心钦钦。如何如何?忘我实多!

山有苞栎,隰有六驳。未见君子,忧心靡乐。如何如何?忘我实多!

山有苞棣,隰有树檖。未见君子,忧心如醉。如何如何?忘我实多!

诗中这女子有典型的爱情焦虑症。她朝思暮想那位“君子”,等得肝肠寸断。所见鸟归巢,树生果……心里也痒痒的,为什么还没见到“君子”。先前似乎有鉴赏说诗歌在嘲讽君子“二三其德”,把女子忘个罄然。但我斗胆以为是这女子性格急躁。先看诗歌起兴之物为皆山林,说明女子所涉之处乃户外深远更深处。女子性格急躁,思君却不见君,坐立不安。倘若此女性格恬静,起兴之句大抵应为室内或屋舍。可见该女坐立难安,才出门远足。也就是说,先是忧心出门,才能看到“北林”“苞栎”“树檖”。

这不难让人想到,女子的焦虑是倒果为因。若心境安然自得,即便见到“北林”、“苞栎”、“树檖”,也应该是想着“君子”就快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