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表单

书展书目

点击次数:

2018年7月9日第40期新书推荐

2018年07月09日

★一封封有温度的信,一个个有故事的人生。执笔写下说不出的话,与思念之人见字如面

在镰仓,有一家帮人代笔的文具店,

每代店主均由女性担任,只要有委托便会接受,即使是餐厅的菜单也会帮忙。

不知不觉间,雨宫鸠子成为了第11代传人,

而与外祖母之间的误会,以及开始独自一人活在世上的恐惧,使她充满迷茫。

给死去宠物的吊唁信、宣布离婚的公告信、拒绝借钱的回绝信、写给挚友的分手信……

一封封代笔信是客人们的写实生活,也是一节节人生的课堂。

 

 

 

 

 

 

 

 

 

 

 

对嗣后的思考是人类最基本的思考,政治体亦然。

“国王的两个身体”是伊丽莎白一世时期英国法学家创制的概念:

国王有一个“自然之体”,他个体的肉身,可生病、会疲弱、可朽坏;

同时,国王另有一个“政治之体”,永远存续、不可朽坏。

然而,政治体世俗化的下发展历史塑造了超越时间的“祖国 ”和“人民”这样的观念,

并自然地引向这个身体的“头”,即国王的永久性问题。

这个问题是古今政治体的根本问题。

康托洛维茨耗时十年,展开了一系列令人目眩的研究,深入探索了“两个身体”的中世纪渊源,

从浩瀚的史料中清理出各种与“二体”有关联的思想谱系——都指向一个根本问题:

政治体永久性,即人民政体的“头”的永久性问题。

他精心雕琢自己一生的巅峰之作,试图用历史材料本身散发出的魅力,抵御激进主义的思潮,揭示现代国家的生成问题。

必须指出:英国剑桥史学派和法国年鉴史学派所建构的西方史学强大话语权,

让《国王的两个身体》作为政治思想史经典的谱系,被某些意识形态的蜘蛛网所遮蔽。

《国王的两个身体》会让今天的读者想到这样的道理:斩首作为政治体的人民身体的“头”,

无异于斩除一个人民国家应该景仰的高贵精神——这意味着一个民族的文明传统的珍珠彻底破碎。

 

 

 

 

《严密监视的列车》是捷克著名作家博胡米尔·赫拉巴尔的作品

由《严密监视的列车》《小汽车》《中老年舞蹈班》三个中篇组成,是作家鼎盛时期的创作。

它展示了三个迥异的捷克历史时期和生活其中的中欧人的命运际遇:弗兰茨·约瑟夫一世的奥匈帝国时代,

第二次世界大战,一九六八年“布拉格之春”后的正常化。


卓别麟式的幽默与左派气味的说故事者


现在「小资」的作品充斥着我们的生活周遭,小资的雅痞,小资的做作,都让我渐渐不耐。


带点左派色彩的作品,有时反而觉得有生命力,他们总是企图在作品里戳穿上层假象,拨开人的面具,脱掉人的外衣,

不暴力却很赤裸,唠叨不已却又让人发笑。

赫拉巴尔的作品其实是带着浓浓社会主义的情调,他同情一切的弱者,赋予这些人同情的目光,因此每个平凡角色出场虽短,但却让人

记忆深刻,因为赫拉巴尔以戏谑幽默的语言编织了这些人在非常时代的「偶然」命运。——豆瓣








本书是著名作家余光中数十年散文创作的精华之作,

收入作者散文的代表之作,

包括《逍遥游》《听听那冷雨》《记忆像铁轨一样长》等名篇,

当代散文大家的名篇,带你感受汉语之美,体悟大师情怀。














巴塔耶的小说《天空之蓝》写于1935年,但直到1957年才由让-雅克•珀维尔(Jean-Jacques Pauvert)出版。

故事发生在二战前夕,以主人公亨利·托普曼(Henri Troppmann)为第一人称,

讲述了这个青年迷茫、绝望、耽溺酒色的黑色流浪生活。

托普曼与三个女人纠缠不清:嘟蒂(Dirty),是位富有、轻佻、神经质又酗酒无度的美丽女郎;

拉扎尔(Lazare),相貌丑陋的犹太女人,共产主义者、激进分子,随时愿为坚定信仰而献身;

还有年轻、温顺的歌泽妮(Xénie)。

故事开场于伦敦一家妓院,托普曼和多蒂一夜狂欢。

随后,场景转向巴黎,托普曼向拉扎尔坦白多蒂的故事,以及自己种种不齿的痛苦与欲望。

日复一日,醉生梦死,他在一夜宿醉后偶遇格泽妮,重病的托普曼得到格泽妮无微不至的照顾。

康复之后,托普曼前往巴塞罗那,西班牙已在内战边缘,一场罢工正在孕育,战争的阴霾笼罩都市。

托普曼收悉嘟蒂来信,得知她即将前往巴塞罗那与自己汇合;

拉扎尔则谋划着向监狱发起进攻;格泽妮与托普曼的好友米歇尔相识……接二连三的动荡之后,嘟蒂和托普曼动身前往德国。

故事最后,嘟蒂也离开了托普曼,主人公一个人在法兰克福,看着少年纳粹游行,预示着时代的剧变即将到来。

整个故事都沉浸在压抑、阴沉而绝望的氛围之中。

托普曼在欧洲城市间酗酒、狂欢、流浪、哭泣、追寻死亡。

巴塔耶说:“……《天空之蓝》中所有骇人的失常之举都源于当时撕扯我的痛苦折磨。

但我从未觉得单单这个理由有足够分量,所以1935年书写完后,我放弃了出版计划。

而现在,1957年,读过手稿并为之动容的朋友们希望我能发表这部作品。我最终决定相信他们的判断。”

 





以上图文来自豆瓣



本期书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