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表单

初醒文学

点击次数:

夏日萝卜

2012年06月05日

获奖评语:冬日的孩子想去夏日,夏日的人们想念冬日。夏日的萝卜,让我们沉思。

夏日萝卜

田鑫鑫(文学院09汉语言2班)

离开炉边,格外寒冷。

新年的黄昏冻透了。我拔起一只红皮肤的萝卜,在归家途中,遇上了六月小孩。他慌慌张张,仿佛在躲避什么,仿佛在追逐什么。山路狭窄,小孩碰掉了我手里的萝卜,一脚踩住了我冻僵的脚趾。我疼得愤怒,直想挥拳。他连忙道歉,从泥路上捡起我的萝卜,小心擦净。

“这么冷的天,还吃萝卜?不冰吗?”

我一个人住在山里,好些天没人搭话,这孩子让我十分欢喜。我装着余怒未消:

“冒失鬼,急急忙忙,偷了人家东西?”

“没有没有。我本是从六月里来的,现在正赶回去。六月,骄阳炎炎,烤得我指头冒汗。那个时候,我感觉万里冰霜是多么凉爽。我决定逃到冬季。我已经想好了,要在冰河未解之时,打碎冰块,到河里游泳;仰卧水中,静静看眼前雪花纷飞;我还想着,在江山尽展的高岩上,取下几支透亮的冰条,夹在腋下取凉。如今,你瞧,我真的到了冬季。可我感到的是彻底的严寒。我只感到寒冷,六月的温暖连想象也不可能。我为什么这么匆忙?此时此刻——你看,我的双手已冻得发紫——我只想立马用我这发紫的双手捂上六月的太阳。我需要把这个暖袋藏到我的胸口,稍稍领取一点驱除严寒的残温。我本来就生在六月,那里才是最美的地方;我再也不会离开那里,温暖的家乡。”

小孩真诚的大眼睛里,泪光莹莹。他的脑子里此时一定浮现出烈阳下的大荒漠,盛夏斗室里的大汗淋漓。我仿佛还看见他走向前去,关上了风扇,关上了门窗。小孩递给我萝卜,又说了声对不起,向前继续赶去。

“等等……”

“不是,我真不是故意的。”

“这个送给你。”我把拿萝卜的手伸给小孩。

“哦。不,不,天这么冷——”

“带回去吃吧。”

小孩十分勉强地接过萝卜。其实我明白他也不是勉强接受,只是他清楚,若不如此,就得跟我纠缠。我真拿不准他会不会在途中将它扔掉。它是那么的冰冷。

这一年夏天,我从桃林回来,不巧又碰上了那个小孩。我请他吃桃,他却问我是否还有萝卜。

“这么热的天,萝卜胜水果,我想再吃一个萝卜。”

“夏天没有萝卜。怎么,你来就是为了向我要这个?”

“不是,我也是路过。”

我已经猜到八九分,不过还是问:

“去哪儿?”

“冬天。”

我没有跟他说,但我心底很是渴望他能给我带来一颗红皮肤的萝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