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表单

初醒文学

点击次数:

素山昂姬:以愛之名

2012年06月05日

获奖评语:昂山素姬,本是一個平凡而又幸福的家庭主妇。但是作為緬甸“國父”昂山將軍之女,她是為自由而生的女子,善良和智慧的女性,她代表了希望,她给予人们愛的力量的信心和信念。

素山昂姬:以愛之名

梁潔(工商學院工商管理10級3班)

假期和朋友專程去香港是爲了看場電影, 《The Lady》。 這部片子由著名導演貝克呂松爲了表達對“緬甸之花”素山昂姬的敬意特別拍攝,展現緬甸民主領袖昂山素姬傳奇一生,至今回想起來仍能熱淚盈眶。久聞其美名,如今一睹堅韌而又柔和的女性榜樣,實在是太受鼓舞了。

直到現在,我腦海中仍然徘徊著這樣的一副清晰的畫面,“當昂山素姬知道自己再也見不到邁克爾了,她穿上一條他最喜歡的顏色的裙子,在頭髮上插上一朵玫瑰花,前往英國駐緬甸大使館,拍了一段告別視頻給邁克爾,她在視頻中說他的愛是她堅持下去的精神支柱。這段錄影被偷偷運出緬甸,卻在邁克爾去世後兩天才寄達。”

這真的簡直像極了好萊塢這真的像極了好萊塢的催淚橋段,但是令人遺憾的是這個故事沒有一個好萊塢似的美麗結局。正所謂苦難存在的意義從來就不是將人類擊垮,而是證明人的光輝和偉大。最令人動容的,是她內心的堅定無畏與嬌美容顏之間鮮明的對比。而這非凡勇氣和堅忍的不盡源泉,是她的信念。我們看到了昂山素姬是個多麼偉大的女人,同時也看到了她的愛人邁克爾的偉大。

昂山素姬,牛津大學教授邁克爾·阿裏斯之妻,亞曆山大,金姆之母,廚藝精湛,優秀的家庭主婦。這樣看來昂山素姬只是一個平凡而又幸福的女人。但是作為緬甸“國父”昂山將軍之女,昂山素姬體內流淌的血液註定要打破她平靜的生活。1988年,由於母親生病她不得不回國照看母親,然而這原本只是一次短暫的回國探親最後卻成了她與自己海外的家的永久告別。

這也成就了另一個大家熟知的昂山素姬。

昂山素姬,緬甸非暴力民主政治家,薩哈羅夫獎,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1990年帶領全國民盟贏得大選的壓倒性勝利,但選舉結果被軍政府作廢,其後風霜21年間被軍政府斷斷續續軟禁於其寓所中長達15年。

我不知道當昂山素姬回到緬甸之後內心做過怎樣的掙扎和鬥爭,面對著家和國家之前的抉擇。一面她思念著自己深愛的愛人和孩子,另一面她看到了自己動盪不安的祖國。她在醫院照顧母親時發現,病房裏滿是受傷的甚至奄奄一息的學生。一連串暴力反抗軍政府的事件讓緬甸陷入了停滯,民主自由的力量也在一點點的被削弱。命運一早對她另有選擇。昂山素姬回國的消息立馬傳開,當她還未來得及做任何決定之時,幾乎所有的民眾都把自己和緬甸未來的希望寄託在了“昂山將軍女兒”的身上。於是,昂山素姬被推到了政治和動盪的最前沿,她的理想是,让缅甸人民不再生活在恐惧之中——“面对不受制衡的强权时,勇气和坚忍的不尽泉源,大体上是对于伦理道德原则神圣的坚定信仰,伴同一种历史感, 即是达成她的愿望、是迷途知返的智慧、是坚定向前的决心。”而她也最終選擇在這條路上堅強而又篤定的走下去。

昂山素姬在緬甸成為了反抗軍政府野蠻統治的領袖,遠在英國的丈夫也一直牽掛著自己的妻子。邁克爾只能通過收聽新聞獲取關於妻子一點一滴的資訊:“她在緬甸全國拜票,她的人氣直線上升,她在大選前每走一步,都會受到軍政府的各種騷擾,很多緬甸全國民主聯盟的黨員被逮捕,還遭受酷刑。”邁克爾擔心素姬會遭到暗殺,於是為了保證軍政府不敢傷害她而四處活動,以提高昂山素姬在國際上的知名度。邁克爾為此無私地傾注自己的精力,以回報過去那些年昂山素姬為他所作的一切。

1989年昂山素姬被軍政府軟禁在家,與世隔絕。身體被囚,並不能阻擋靈魂的飛翔。低頭並不意味著認輸。有道是:菩薩低眉。這代表的,是你的謙卑。只有用謙卑的態度回應不可抗的命運,敢於正視世間一切的強大,才是真正勇氣的。她靠學習如何冥想、廣泛涉獵佛學、閱讀曼德拉和甘地的文字度過每一天。邁克爾在這五年間僅被允許兩次探視。 “這也是一種非常特殊的監禁,素姬實際上可以在任何時候提出申請,返回英國和家人團聚。”顯然的是這種寬鬆式的監禁是對昂山素姬和她的家人最殘酷的考驗。只要有他們之中有人因為自己的私情有一絲動搖的意念,緬甸的民主自由之路可能就此前功盡棄。

事實上,昂山素姬和她的家人全部都經受住了這份考驗。昂山素姬的家人從來沒有規勸過她回到英國,她自己也曾經說過“我深深的思念著我在英國的丈夫和孩子們,但是當我知道這份思念並沒有用時,我就制止了它。”我想昂山素姬就是這樣證明了“愛與憐憫會戰勝一切。”當人的靈魂和意志超越了自己的內心,人就做到了真正的堅強。情不自禁很多時候只是弱者的藉口。在家裏,邁克爾擺弄著素姬返回緬甸之前閱讀的書籍,他用素姬獲得的各種獎狀裝飾牆壁,包括1991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在他的臥床上方,懸掛著昂山素姬的一副巨大的照片。很顯然,這麼長的時間,通信不暢,邁克爾自然會擔心素姬是不是已經不在人世了,但是一則來自路人的奇怪消息卻暫時安撫了他的心——昂山素姬的家裏傳出優美的鋼琴聲。而當東南亞的濕熱天氣最終毀了那架鋼琴,連這樣微弱的確認素姬還平安的消息都斷了線。

1995年,昂山素姬監禁期滿19個月的時候她獲得了短暫的自由。邁克爾和她的兩個孩子獲得了赴緬簽證。此時的昂山素姬已經成長為一個真正的女政治家,她也決心繼續留在緬甸,即便這麼做的代價是與家人更長久的分離。但這次的見面卻真的成為了昂山素姬和丈夫的永別。沒過多久,昂山素姬再次被監禁。三年後,邁克爾確診為癌症晚期。邁克爾希望在有生之年可以當面和她告別。他不斷的22次申請著赴緬簽證都遭到了拒絕。很多著名人士為他寫信請願,包括羅馬教皇和時任美國總統的克林頓,但是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勞。最後,一名軍官面見昂山素姬,告訴她:“你可以跟丈夫告別,但條件是你必須返回牛津。”

最終在家庭和國家的選擇上,昂山素姬選擇了自己的國家。當得知丈夫去世的消息之時,她悲痛欲絕。但是此刻的她早已明白,“我的家庭的分離,是我爭取一個自由的緬甸所必須付出的代價之一。”

也許很多時候,偉大的愛都並不能用言語所表達,但是當年邁克爾對素姬所說的這句承諾卻完美的詮釋了愛的全部意義。“我永遠不會站在你和你的祖國之間。” 他對她的愛是別在素山昂姬頭上的那朵白花,肅靜而堅貞,如今則化作她孤獨長路上的一盞溫柔的燈,靜靜地為她照耀起她得前路。他用自己的死履行了自己的承諾。他知道,她是為自由而生的女子,她的一生也註定的不平凡。她不應該屬於任何一個個體,而真正的應該屬於偉大的女性歷史甚至整個人類歷史。但他的愛,也始終是她艱辛而又漫長的道路上最溫柔的一束光芒。

在我心中,像素山昂姬善良和智慧的女性是最美麗的女性。面對實力度不對等的抗爭中,光明與黑暗的對峙下,素山昂姬是一种善良和美丽的“催化剂”。这是一种特殊的美丽,让人感到愛的美丽——我们能与这样一位伟大的女性生活在同一时代,这本身就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啊!我相信,素山昂姬以她的勇氣,她的崇高思想誘發了人們內心中的一些最美好事情——愛。我想社會正是需要她这样的人来维持我们对于未来的信念。这正是使得她成为愛這一种象征的代名詞。素山昂姬,这位被囚禁的瘦小女性代表了一种明确的希望,知道她的存在,这给我们以对于愛的力量的信心和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