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表单

初醒文学

点击次数:

那一年,栀子花开

2012年06月05日

获奖评语:她,栀子花般美好,为爱情去西疆支教,却为博爱留守那片荒凉的土地。

那一年,栀子花开

王静(法学院2011级)

生活在充满异域风情的新疆,我早已习惯驼铃叮当,大漠孤烟,茫茫戈壁,可是,却有那样一个女孩,从遥远的江南,为爱西行。也许,苍凉的西北,并没有栀子花绽放的身影,但却有她。

当我还在那叛逆调皮的年纪,那固执倔强的年纪,那为了大学梦想而拼搏的年纪,她却如一朵栀子花,悄然绽放。没有华丽的衣饰,没有过多的言语,但我却觉得,“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如莲花般不胜凉风的娇羞”,那样的风情都比不上她的巧笑嫣然。

作为一位语文老师,她博览群书,腹有诗书气自华,在课堂上,我们都只愿蘸着墨香,为她,也为文学,舞动一世的缱绻繁华。

她爱极了栀子花,也像极了栀子花,并不强势,并不炫目,并不聪慧,但是,她散发出的娴静之味,淑然之气,置身其中,我们便可感受到栀子花暗香浮动的甜美与清新。正是因为她,才知道栀子花的花语:坚强,永恒的爱,一生的守候。从春天到初夏都可以看到栀子花的白色花朵,高雅的香气让人无法忽视它的存在,纵然在苍凉的西北,没有栀子花的身影,但是,她本身就是一朵栀子花。

忘不了夜阑人静时,自己和她,两杯香茗,品味着那幽香浮动、芬芳萦绕的佳文,美感与心灵飞扬在空气中,愿在嘈杂喧嚣的快节奏中,永远拥有那份不变的纯净,真诚与静谧。

面对财富与繁华,贫穷与平凡,她,在纷争中保持一份优雅的从容,喧嚣时梳理清晰的思绪,保持平静如初的心态,胸有丘壑,略过那华而不实的飘然,呼吸那清爽而又飘逸的温风。她,是我心中最动容的女孩。

和她一起放风筝,纸鸢在天空中越飞越高,忽而羡慕起来,也许无限接近广袤的天空,便能靠近它想要的自由。发觉自己变的多愁善感起来,老师该如何呢?她想要的幸福,又有谁来给予呢?

犹记那个高大俊朗的男子,紧紧地把老师拥在怀中,仿若是全世界最珍贵的宝贝,而老师的眼中,满满的,也全是他的身影。那时,他和她,是那么的幸福,可是,我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家乡的贫困,微博的工资,拮据的生活,终是打败了那个不惹尘埃的男子。

我一直认为,她和他,始终是一个错误,他为年少的梦想而冲动地来到西北边陲,她亦为爱西行,他向往繁华,可她却不愿追寻他的脚步了。尽管我依旧觉得她适合心如止水,适合清明澄澈,他适合温柔如水,不惹尘埃,可我,终究不是所谓的命运.........

栀子花,在枝头灿烂了一季又一季,可是她呢?朝着吴侬软语,扶柳翩然一样柔弱的姿态,实在是不适合这个充满粗犷,悲壮与豪迈的西北。许多次,狂沙肆虐,她的衣襟飘飞,瘦弱地仿佛随时可以被狂风卷集,每每看到这一幕,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新疆女孩,我内心里最柔软的一部分总是会被轻易触动,心疼她的瘦弱,甚至,心疼她的美好。

于是,在她依然充满着书香的课堂,我们变得异常的努力,异常的认真,不是出于怜悯,不是出于同情,而是心疼,那样的女孩,应该嘴角含笑,脚步轻盈地走在青石板铺成的路上,一路走过,洒下一路的欢乐,留下一首首清新的诗......

也许,是她为了我们那种为梦想拼搏的执着而动容,也许,是她发现西北的大气、粗犷与悲壮更适合自己的心境,也或许,是她因为不容自己的爱情沾染世俗尘埃,她拒绝回大城市,而是,留了下来。我却可以肯定的是,我们,那一年的毕业班,受益匪浅.......

我想引用国学大师的一句古诗词,于他们在合适不过,“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在霓虹闪烁的城市,他会真的有这种感觉,一种豁然开朗,一种幡然醒悟,她对他,也许就是灯火阑珊处那抹最灿烂的笑靥.........

而我,更愿相信,纵然环境恶劣,她依然如一朵栀子花,清丽如歌,淡雅如诗,用白色的温柔包裹住所有温软的欢乐和坚硬的哀伤,她,一定是那株最美的栀子花.......

在那一年,栀子花开的绚烂年华里,有我,握着她的手,一起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