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表单

初醒文学

点击次数:

那时花开

2012年06月05日

获奖评语:清新的文化散文,原来文字也可以如栀子花、百合花般清新、美好而芬芳。

那时花开

尚清(华文学院对外汉语专业2009级2班)

那时花开正盛

那时春光无限

到如今徒留馥郁之气弥留指甲

淡然飘散

我怀念的年少时节

恰逢花开露重

回眸相望

良多感慨

------引子

栀子馨香

我一直认为栀子花是纯美的精魂。

虽是素白的花瓣却并无死气沉沉之气。黄芯吐蕊,通身的温婉气质却并不显娇弱。论风情和气韵,她自是难以争妍群芳,但其纯白之色,淡然之味,清新的气质使人一嗅难罢。海棠空有娇羞之容,却难觅馥雅之气,姿色超群不免遗恨终生。而栀子那独有的淡雅之气不知道见证了多少青春年少的时节,多少段真挚纯洁的感情,多少个最初的梦想。有人说,栀子花是属于青春的花朵,栀子花香是深藏于每个人内心最纯粹最美丽最怀念的味道。而我现在已经开始怀念了……

(一)

小时候,每到栀子花盛开的时节,离家不远的居民区公园里总是清香宜人,那幽雅的气息沁入脑髓,使人顿时神清气爽了,常言道十里桂花香,单论花香,栀子一点也不输于桂花。栀子花要数刚刚胜放的时候最为纯美,那味道也自然最为清香,一旦花开颓败,素洁的花色就会渐渐被黄晕蚀去,俊逸花容尽失,香味也变得浓重刺鼻,这便徒有清雅之虚名了。

记忆里,每到年头花开时节,小镇市集上,老农们挑着担子穿梭于车水马龙中,“栀子花,栀子花,两块钱一把罗,三块钱五把!”农夫的声音洪亮,而满担的清雅之气也随着粗实的声线一并传递出去,所到之处必定芳香四溢。待盛放的栀子花束被抢购殆尽时,我总是会挑选剩下的几束还未完全开放的花骨朵,老农每次都慷慨的以低价卖给我,我拿着花束透过大家疑惑的眼神,心里却像捡了金子一样乐呵。外表光鲜的的事物总是隐含着崩溃的危险,而只有那些还未释放的美丽才是最值得人期待和欣赏的,但是却又是人们最容易忽视和错过的遗憾。

新鲜的花骨朵尖上沾着的露珠折射出阳光的温润色彩,每片花瓣都紧紧依靠,缠绵着捍卫花朵的精髓和美丽,不到花开之时,难以分隔他们的情意。我愿意等待,等待着栀子第一时间的怦然开放,等待着嗅到她的第一份清香。花骨朵从清水中洗浴后更显清纯,翠绿的枝叶托着柔嫩的骨朵再美不过了。我把它们插在精致的花瓶里,让她们骨子里与清水交融,每天换水之时我都隐隐感觉她们又多了一份清雅,花瓣的色泽更加洁白、清俊了,而这样我就越发期待她们的开放之时了。童年总是幼稚又难忘的,依稀记得那时候自己托着腮帮目不转睛的期待栀子花开的夜晚,期待第一时间见证她们的美丽的心情。因为我总觉得花朵是害羞的仙女,只有在风定人静的漆黑夜晚她们才会肆无忌惮的袒露曼妙的身姿。然而,印象中只有次日清晨满室的淡雅气息,整个胸腔袖口一吐满满的只有纯自然的味道,每每这时才发现栀子花早已开放了,我既遗憾又无奈,错过一次又一次,终不能如愿。不过栀子花开了,我终究是喜悦的,一种味道带给人的往往不只是味道,更是一种心情。望着纯白的花瓣片片伸展如同舞者的广袖流畅美丽,我竟不忍靠近她们,唯恐打破了这份难得的清澈和纯净之景。她们静静的竖立在精致花瓶中,挺立着娇美的身姿,借着窗口的微风黯然送雅,整个居室都鲜活起来了。

(二)

栀子花摆在窗台的三四日里,精神矍铄,幽幽的姿态似裙摆飘飘的白衣少女。日子久了,即使每日按时更换清水,栀子也不免倦容尽露,清纯少女也终究改变不了黄脸少妇的命运。她吸尽了外在的污浊,用清白之躯换取了整个空间的和谐清净,洁白的衣裳慢慢被侵染,脱落,待到消耗殆尽之时,便是其曲终之际,徒留泛黄的枯瓣与浑浊的液体聊以慰藉,这是怎样的一种奉献呢?

那年正值“非典”,教室里每日都充斥着厚重的消毒水的刺激味道,整个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后来,不记得同学们为什么都不约而同的拿了栀子花束摆放在桌面上,老师的皮包上居然也别着一小朵栀子花,柔美的花瓣散发着清雅,老师的优雅气质立刻一览无遗。栀子花香驱散了消毒水的刺鼻之气,课堂上下,只单单望着这些纯白的花朵,也如入清居心旷神怡了。栀子花最有小家碧玉的气质,让人禁不住靠近她,吮吸她甘醇的气息。那时的课堂是一种自然地享受,因为枯燥硬涩的课本知识被这馥郁美化,怎么听都是美妙的音符。

然而树有树龄,花有花期,自然规律不容更改,插在花瓶中的栀子花更难逃宿命的安排。只是,这样的花期未免也太过短暂了,短得来不及细细思量。桌面摆放的栀子保鲜期很是短暂,每到其花瓣开始泛黄之时,其味道也会深刻地发生转变。推陈出新,枯萎的栀子往往被遗弃在苍蝇乱舞的垃圾堆里,与恶浊共存了,每每看到这样的场景我都揪心的痛,为栀子的命运和奉献所不值。如此清新的仙子怎是这样一番光景,落不到不腐之身至少应该归于泥土,这是最干净的境界了。黛玉葬花,是不忍落花随水漂流之后形体污损,而化于泥土便是最为理想的安身境界。于是,每一次我都习惯在花坛角落找寻干净的土壤,一抔抔的湿润土壤覆盖在她泛黄干枯的身躯上,期待她能羽化成仙,下世生得高贵,也不失前世清雅之魂了。

纯美之精魂,栀子的结局理应如此。

记忆中,那阵阵发自栀子花朵内心的淡雅气息是永远难以释怀的,如轻烟般魂牵梦萦……

山露野百合

“就算你留恋开放在水中娇艳的水仙,

别忘了山谷里寂寞的角落里野百合也有春天。”阿桑独特的沙哑嗓音,情郁于中,将野百合花的心声诉说得淋漓尽致。低婉的声线下淡淡地忧伤倾泻而出,山野里那些以天为庐地位盖的野生百合花努力向上生长,出头之日,春光无限好。百合花摆在居室固然美丽,而我以为只有那些在清冷的山野里晨吸甘露,暮披晚霞的百合花才是最美的仙子,最倔强的气质。

那些野百合花儿……

那些山野百合,花瓣微卷,牛乳白的花朵沾着花粉透着鹅黄的色泽,橙色的六瓣卷丹上斑驳的黑点布满花瓣,独具风韵。修长俊秀的枝干笋葱般娇嫩挺拔,偶有几滴露珠倒挂在蕡实低垂的柳长叶片末梢,滴滴晶莹如婴孩澄澈的眸子。那漫山遍野的百合花啊,那些山露野百合……

(一)山野含香

雾雨微蒙的清晨,太阳还沉在海底怡然酣梦,唯见天边浅蓝的微光铺满山野,低矮的山峰此起彼伏地深陷在水墨画的浓重意境中,远近分明。而此时山野里的百合花显得尤为出挑,只见她们三五成株地在朦胧里微微颔首,若隐若现,虽身在杂草坚石的“遮蔽”之下,但却难掩其风姿。

印象里,家乡的百合花开遍山野时候,适逢农忙,农民们要借着夏令时的漫长白昼季节赶收苞谷,金黄的苞谷棒子满满一背篓压弯了老农的脊梁,却挑亮了他们深邃的眼眸,汗滴浸润的是收获的喜悦。那个时节的拂晓时分,天还没有完全放亮,村民们就早早下地了,所谓“一天之计在于晨”嘛。小孩子们跟在大人身后背着袖珍小背篓,搭一条汗巾在稚嫩的肩上,一蹦一跳地兴致勃勃忙得不亦乐乎,雾霭岚岚的晨光与小孩子粉红色的脸颊交相辉映反射出浅紫色的柔和微芒,异常温和。那样的盛夏,清晨的空气最为清新凉爽,百合花刚刚睡完美容觉,晨露浣洗着她们柔软的脸颊,缀满露珠的百合泛着清雅的气息,通身的气派竟如瑶池仙葩。或许是这般新鲜之质弥漫了山野,也暂时解除了老农们劳作的辛苦,纵使他们肩上总有千金重担也被山野百合倔强的美丽所消释了。玉米地竟在荒野之地,杂草从生,探出草丛的纯白的花朵却把这里装点得如世外桃源般梦幻,圣洁。

傍晚时分,晚霞布满天际,百合花倦容尽露,羞涩的伸展着腰肢。淘气的小孩放下背篓一溜烟地混进草丛摘了几束还未完全“休憩”的百合花,用草藤扎成一簇握在手中如获至宝。

“妈妈,野百合花为什么这么美呢?”

“她们是瑶池仙女下凡,在瑶池里浣洗过的啊!”

“那他们为什么长在地上,她们会不会被王母责罚呢?”

“傻孩子,不会的,他们是装扮人间的花仙子。”

“那我要把仙子带回家……”

妈妈的笑容和孩子纯真的笑脸掩印在百合花束甜美的花蕊里,落日的余辉拉长了母子的身影,孩子怀中的百合花束显得异常的修长。----那些有百合花的季节,那些有充满童真的时光,那些枕边的书桌上百合花束,婉约生姿,多少个夜晚伴随着我进入梦乡……

(二)渐入佳境

有一年夏天山野的百合花开得特别茂盛……然而我却隐隐觉得百合花开得很淡,仿佛要淡出人世。

野百合花束雪白雪白地簇簇相依,仿佛绿海里璀璨的繁星,湛蓝的天空下尽是百合的氤氲。百合的花期也不算长,农民们披星戴月辗转在山野一忙就是一整个夏天,等到稍闲下来才发现山野百合早已凋谢,带着纯美的六瓣卷丹归入泥土,笑盈盈在山野酝酿着什么……她们默默地开放,又默默地凋谢,静静地化于自然,不为物扰也休扰物。农忙时节,农村人或许错过百合淡然的身姿,无暇挽留它们的美丽,却用最尊重它们的方式“成全”了她们的生存的价值,成全她们与自然水乳交融愿望,不枉潇洒地来人间走了一招。也许只有山野能给予百合放浪形骸的自由,而不是在精致的花瓶里泪眼迷蒙。

最初我以为野百合开过之后除了清香什么都不会留下,

我以为野百合花对泥土只是树根对树叶的情谊。

直到百合果实被外婆的锄头带出湿软的土壤,我明白原来她们孕育的不仅仅是美丽更是人世间最宝贵最质朴的生命。百合花朵淡出人世,百合花魂却渐入佳境。百合花谢了,人们渐渐淡忘了了她的馥郁,而实际上她还在静静地“开放”,这种开放是一种修炼,待到修成正果便是其最美的风景。百合果实让人难以联想到百合花朵,一刚一柔,一个纯净得没有杂质,一个出于粘湿的泥土,或许百合果实便是百合花朵的蜕变,是其精神的升华吧。

记得小时候,假期里最幸福的事便是围在外婆厨房的大圆桌边捧着大碗的红枣百合粥,红枣的香甜渗入百合的清新之气里,用素雅的汤匙一舀,百合瓣、红枣与大米历历在目,融合得恰到好处;细细品来才发现原来百合花的精髓全在这果实上,清新软烂,入口即化,初尝只有香甜软糯之感,待到滑入食道便回返一股淡淡的苦涩,这苦涩让人更加惦记那些倔强开放的山野百合,回味不尽,珍馐难比。外婆的厨房是旧式的泥土夯打建成的,昏黄的灯光打在黄泥墙上更加昏暗了,暗雅的气氛混着百合的清新着实如同置身油画世界。暗雅之境品着百合花渐入佳境的精髓,那是怎样一种情谊呢?一直觉得外婆是野百合般的女性,在百合花盛开的的时节她常说:“今年百合开得好,山里的百合果实一定很大个。”果不出她所料,每年我们都可以如期品尝到红枣百合粥。外婆精心挑选个大肥美的百合,在清澈的泉水洗净之后,用温水浸润百合的全身,然后用砂锅使大颗的稻米、饱满的红枣相互交融,温火慢熬数小时之后红枣百合粥就大功而成了;而那味道算得是童年最美好的、最珍贵的怀念吧。我至今难以忘怀的百合,那满满一铁锅的红枣百合粥,可惜如今却难觅了!

野草丛生的小径我轻轻地踱着小步,想寻找通往童年记忆里的开满百合花的山野,想寻找弥漫着百合清雅香甜气息的温馨厨房……然而,山野百合带着她渐入佳境的精髓在我的影子里渐行渐远,渐行渐远了……